尤其是底座结构件箱体的焊接工作,电焊工们身

作者:新闻资讯

山东能源重装集团鲁南装备公司“身边最热的人”系列报道:与与焊花为伴的电焊工

本报枣庄讯 8月初,受台风“海棠”减弱后的低压环流影响,鲁南地区出现强降雨天气,虽然阴雨连绵对出行不便,大家却依然感谢雨水给炎热的“三伏天”降了温。但在山东能源重装集团鲁南装备煤机制造部,电焊工们却并不“领情”,反而“怀念”起前段时间“炎热的时光”。带着疑问,笔者来到该公司煤机制造部的生产现场,探寻高温背后的故事。

(满头大汗的电焊工)

本报枣庄讯 7月25日,鲁南大地的气温超过37摄氏度。当许多人纷纷躲进空调房里避暑消夏之时,却有一群人忍受着火花四溅的高温炙“烤”,坚守工作岗位上。下面让我们走进山东能源重装集团鲁南装备公司的生产一线,看一看高温中与焊花为伴的电焊工们。

8月3日,煤机制造部ZY20000支架结构件样架的焊接工作正式开始,这是此次生产最难、最重要的一道工序。按照高强度板材工艺加工要求,此次支架底座要在加热炉里加热到近200℃后才能进行焊接工作,且焊接过程结构件不得低于80℃,否则就要回炉重新加热。为了重复加热造成的资源浪费,电焊工们必须长时间面对100℃的板材不停作业,尤其是底座结构件箱体的焊接工作,由于箱体又深又窄,最深要1.5米,高度只有0.63米,因此电焊工不能像往常一样蹲在工位上进行焊接,而是猫着身子或跪或爬在地上,有的甚至要整个人钻进箱体内,且因箱体空间狭窄,铺上稍微厚一点隔热垫人就钻不进去,只能用薄木板代替隔热垫,躺在木板上完成焊接任务。四周是100℃的板材,手里的焊枪喷射出3000℃的火焰,身上还要“全副武装”,闷热的作业环境让人感到窒息,几乎每隔10分钟,电焊工都要出来透口气,而他们身上的防护服和手套也早已被汗水浸透。电焊工孟鹏鹏指着箱体笑着说:“我们现在就像是被煎烤的‘铁板烧’一样。但是再苦,也得把活干好。”

本报枣庄讯 入伏以来,鲁南地区最高气温超过了35℃,高温预警一报再报。看到那火红的高温数字,很多人连出门都需要鼓起勇气,更有人不愿意离开空调屋半步。但在山能重装鲁南装备公司,有这么一群人长时间面对高温火花依然坚守岗位、一丝不苟,他们就是鲁南装备的“炎值担当”。

上午10点,鲁南装备煤机制造部2800支架生产会战正在紧张进行。铆焊车间的电焊工人已经忙的汗流浃背。

“既然作业环境温度很高,为什么还要怀念高温天气?”听到笔者的提问,该公司煤机制造部党总支书记李辉解释:“车间湿度大对焊接工作十分不利,只能用加热后的高温将水分蒸发掉,才能保证焊接效果,而且天气热结构件降温的速度就会减慢,这样就为焊接赢得了时间”。李辉还介绍,为了保证结构件温度符合标准,车间的质检员带着测温仪,紧跟生产、实时监测,严格确保工作质量。

“电焊作业都是从头到脚‘全副武装’,根本看不出我们是女工。”完成了一个ZY3400支架连杆的焊接工作,女焊工胡艳霞一边脱掉防护帽,一边仔细检查刚焊好的焊缝。交工后,她走到休息区拿起水壶大口大口喝起来。胡艳霞告诉记者,像这样500ml容量的水壶,她们女工一天得喝6壶左右。

工作时,火星会不时溅到脸上、身上造成灼伤,所以即使气温再高,每名电焊工都要“全副武装”, 长袖防火服、手套、工作帽、防护面罩,一样也不能少。

电焊班班长王娜告诉笔者:“这是公司第一次生产这种型号的支架产品,生产难度大,我们都有思想准备,可真正干起来,才发现我们想的太简单了。”原来此次生产的工艺要求非常高,焊接电流要控制在300A—320A之间,焊缝采取多层多道焊接,有的焊缝要进行21道焊接,且层间温度要控制在80℃—200℃范围内,既不能连续集中焊接,更不能长时间休息。整条焊缝焊完后要清除药渣,经质检员检查无误后,方可继续作业。在现场,电焊工每四个人一组,采取左右对称的方式同时进行焊接作业,既提高了效率,又保证了箱体应力均匀。

“手上的油太多,握手柄老打滑,我洗洗接着干。”洗完手,车工顾文革放弃了休息时间,赶回车床前继续工作。

电焊工们身上穿的防护服是用帆布做的,大约重2斤左右。穿上它,还没开始工作就已是满头大汗,等到工作结束时,被汗浸湿了的防护服就像抓在了身上一样,要大家互相帮忙才能脱下来。

据悉,该公司按照专业和岗位划分,专门针对新产品的工艺流程开设了技术、质检、安全、生产等培训课,讲清标准参数,明确任务分工。同时该公司加强对加工过程的质量控制和监督措施,每道工序制定了更加严格、细致的检查标准,落实人员责任,大大提高了职工对质量的重视度,使工艺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。

“眼镜被热气蒸的起雾了,我生怕看不准,多量几遍才放心。”车工张林林拿着游标卡尺,正在反复测量ZT9600支架导杆的加工尺寸。

王成权,采访他的时候,汗水正不断地从他眼角、腮边滴落下来,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两个多小时。他撩开裤腿,给我们看膝盖上起得一片片痱子,腼腆地告诉我们:“我干电焊这一行有30多年了,也有了对付痱子的经验,我专门接了头年的雪水,用它搓,你别说,效果很好!”

“架子发货了,这场突击战我们打赢了!”送走了载满ZY10000支架的货车,满身大汗的装卸工朱绍浩跑到车间,向在场职工报喜。

孟鹏鹏:今年31岁,在电焊工岗位上已经工作了七年。正在进行2800支架后连杆二次焊接。

图片 1

本文由亚洲城ca88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ca88官网 亚洲城ca88